欢迎访问沛县人民法院网!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文化生活
【我是书记员】小小法庭一颗“唐”
分享到:
  发布时间:2018-10-26 09:44:17 打印 字号: | |
  位于沛县栖山镇的东南一角,有一处小小的菜园,每逢初春与夏,园内便郁郁葱葱,或青菜或豆角,偶有几株食堂老师傅种下的月季,虽窝在园子一角,但仍开的欢快。

  这里,便是沛县人民法院栖山法庭。

  干警六人,房屋两栋,警车一部,小小的法庭,却几乎每天都发生着不平凡的故事。故事里,有底蕴深厚坚守正义的法官,有严谨务实工作勤勉的助理,当然,还有我们这些平平凡凡却必不可少的书记员。

  我叫唐晨,是一颗来自小小法庭的“甜”味剂。

  每一天,我们忙碌穿梭在法庭与村落之间,从事着或简单或繁琐的工作,接待着形形色色把自己的“故事”变成了“事故”的当事人,虽不是“指挥若定”“挥斥方遒”的法官,却也贯穿于审判工作的每一个环节。

  还记得初到时的木讷。

  第一次开庭,紧张到找不着电脑的开机按钮;第一次送达,被只田园犬从村尾追到村头;第一次离婚调解,却让和好的小两口怼的难受;第一次发判决,败诉方横眉冷对说判的没理由。

  但转眼,便已是三年时光。

  时间的魔力(实践的磨砺),让我从懵懵懂懂的初阶小书“童”蜕变为“能文能武”的高阶好书“秀”(具体阶位划分,请搜读本公众号“书记员进化论”一文),经历过辛酸苦辣,也饱尝过委屈为难,但回首望去,收获亦是满满。

  法庭虽小,五脏俱全。可能在很多人的认知里,觉得一个小小的法庭事情肯定不多,甚至江湖传闻:“案件不多,工作很少,忙时抽烟,闲时看报。”

  呵(hu)呵(shuo)!

  其实,法庭干警们的辛苦才是一言难表。相对于绝大多数通情达理相信法律的当事人,那一小部分不通法理只认死理,甚至脾气暴躁情绪对立的才是最让人头疼的难题。

  他们有的会堵在法官门口言语纠缠,有的是“仇人”见面就吵分外眼红,更甚有人在庭上发飙不管不顾···(场面一度十分尴尬)

  而每当这时,便是我发挥“甜”味作用,安抚对立情绪,缓解尖锐矛盾的时机。喊一声老大娘,平息焦躁脾气,叫一声大兄弟,拉近彼此距离,将心比心,急其所急,忧其所忧,用他们可以理解的方式讲法释法,告知他们享有的权利和义务,请他们相信法官,相信法律,更要相信法院。

  于是,法庭重归和谐。

  当然,除了以阳光心态积极调节法庭工作氛围的特殊技能外,无论是庭审前的准备工作,或是开庭期间的庭审记录,亦或是庭审后的卷宗整理,这些书记员的核心功能我当然也一应“技”全。

  而谈到庭审记录,120字/分钟起的打字速度是一名书记员的基本素养,短短三年,打出的字就能绕地球一圈。手腕腱鞘炎是我们“书圈”的职业病,据说严重的话还会落下残疾,所以最近已经在悄悄练习周伯通的成名武功——左右互搏。

  但仅仅手快,是远远不够的。记录的真谛,在于眼观六面,耳听八方,如何做到从法官严谨的问话和当事人答非所问、避重就轻、胡乱搪塞及或迟疑或纠结的微表情中抓住重点和要点,是十分考验书记员能力的。毕竟笔录是决定法官审判结果的重要依据,容不得丝毫的马虎。

  书记员,或许在别人眼中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,而我甘之如饴。几年的法庭工作,我配合法官办理了以百计的案件。有经百般劝和,小两口和好如初,双方亲友鼓掌称好的;有因邻地纠纷,数年里不相往来,经调解后握手言和的;更有拖欠工资,包工头初时蛮横无理,却最终当庭交付的...一桩桩一件件,都渗透着法官们的绞尽脑汁和书记员们的良言想劝。但看到当事人的愁苦,经过小小的法庭,变成了挂在他们嘴角的微甜,我们心里就更甜了。

  我是书记员,我爱书记员。在我看来,书记员岗位固然平凡,工作虽也平淡,但这些看似基础的小事,只要我全力以赴,定可以收获自己的不平凡!
责任编辑:研究室